Vintage Harry Winston advertising campaigns including a high jewelry necklace on a bust, the House's logo aside colorful gemstones, and watercolor gemstones

瑰丽稀世珠宝


1932年,当海瑞·温斯顿先生创立同名品牌之时,已经是一位声名远播的专精于全球珍稀钻石与非凡宝石的珠宝商。在他以“钻石之王”出名的同时,温斯顿先生无可比拟的宝石天赋并不局限于无色宝石,他许多极为珍贵的珠宝收藏就镶嵌了色彩鲜亮的红宝石、祖母绿和蓝宝石。他挑选优质彩色宝石的精准眼光,为品牌奠定了不可撼动的根基,开创了长期不懈地致力于追寻瑰丽稀世珠宝的传统。

Newspaper clippings noting the sale of incredible estate jewelry

著名珍藏

身为一位资源有限的年轻人,海瑞·温斯顿先生意识到在竞争激烈的钻石市场中脱颖而出有多难,既然把珠宝作为自己的终生追求,他开始通过另一种渠道购买更易入手的宝石 – 珠宝遗产拍卖。在1920年代中期,温斯顿先生就取得了许多非常珍贵的珠宝典藏,包括上流社会名媛丽贝卡‧达林顿‧斯托达德(Rebecca Darlington Stoddard)和阿拉贝拉‧亨廷顿(Arabella Huntington)的收藏。1930年,温斯顿先生再度取得另一系列的著名收藏——拉奇‧鲍德温(Lucky Baldwin)的典藏,他是一位从马厩起家的矿业大亨,逾上千克拉的宝石的收藏中,包括一枚罕见的25克拉红宝石。

报纸新闻图片的近照,展示了一条收购的精美典藏项链
如此难得的宝石一世纪只能见到一次。
——海瑞‧温斯顿先生
Image of The Stotesbury ring featuring a hexagonal-shaped Colombian emerald center stone weighing a total of 34.40 carats

“斯托茨布利”祖母绿

在海瑞‧温斯顿先生获得了鲍德温(Baldwin)典藏后不久,他又购得另一颗有故事的宝石,在彩色宝石领域再创崭新成就。这颗名为“斯托茨布利”(The Stotesbury)的34.40克拉六角形哥伦比亚祖母绿来历显赫,曾为著名藏家爱芙琳·沃尔什·麦克莱恩(Evalyn Walsh McLean)和费城名媛伊娃∙斯托茨布利(Eva Stotesbury)的收藏。因为卓越的本质和无可挑剔的产地,“斯托茨布利”这颗极具特色的彩色宝石在海瑞温斯顿丰富的收藏史上占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The Court of Jewels

“珠宝宫”

海瑞‧温斯顿先生在成功的事业之余,也一直渴望与全世界分享他对珍稀宝石的热情。通过他丰富可观的珍稀宝石收藏,得以与大众分享的他热情与知识,同时为当地的慈善机构筹募善款,并为华盛顿特区的史密森博物馆建立国家宝石收藏——至今许多他曾经拥有的重要藏品还在博物馆的永久展品之中。而这一切源自1949年,当温斯顿先生展开全美巡展,与来自各地的民众分享他最珍贵的收藏。这场名为“珠宝宫”(The Court of Jewels)的巡回展览往返美国各大城市、甚至延伸到全球其他城市,每一站都为当地的慈善机构募款。“珠宝宫”为大众提供了史无前例的机会,能够接触到全球最富盛名的珠宝典藏,包括“希望之钻”(Hope)、“东方之星”(Star of the East)、曾为俄国女皇凯瑟琳大帝(Catherine the Great )典藏的337.10克拉蓝宝石、以及传说曾属于印度印多尔大公(Maharajah of Indore)的一条祖母绿项链。

“希望这颗宝石能成为这些展品的核心,它就像一幅栩栩如生的画作或是一件别具一格的雕塑,它堪称全人类的珍宝,而非单单属于特定的某个人。” —— 埃德娜·温斯顿

史密森博物馆

史密森博物馆

海瑞温斯顿与史密森博物馆深厚的情谊始于1958年捐赠“希望之钻”(Hope Diamond)之时。如今,与这颗名钻一同展出的海瑞温斯顿珠宝臻品,还包括一件镶嵌30.92克拉黑色蛋白石的别致孔雀胸针、一件镶嵌195克拉艳彩蓝宝石的经典海瑞温斯顿流苏项链、一条镶嵌58.74克拉缅甸红宝石的手链以及名为Gachala的一颗858克拉哥伦比亚祖母绿原石。史密森博物馆的“海瑞温斯顿宝石艺廊”(Harry Winston Gem Gallery)正是对“钻石之王”海瑞·温斯顿先生及其对珠宝永不满足的热爱之情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