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tage Harry Winston advertising campaigns including a high jewelry necklace on a bust, the House's logo aside colorful gemstones, and watercolor gemstones

世界上最珍稀非凡的珠寶


海瑞‧溫斯頓先生於1932年創立海瑞溫斯頓公司時,他已是一位聲名遠播的珠寶商,專精全世界最絕無僅有的鑽石與寶石。在他以「鑽石之王」出名的同時,溫斯頓先生無可比擬的寶石學專業並不侷限於無色寶石,他許多極為珍貴的珠寶就鑲嵌了鮮豔活潑的紅寶石、祖母綠、及藍寶石。他挑選優質彩色寶石的精準眼光,為品牌紮下絕佳的根基,開創海瑞溫斯頓長期致力於給世界上最非凡稀有珠寶的傳統。

Newspaper clippings noting the sale of incredible estate jewelry

著名珍藏

身為一位資源有限的年輕人,溫斯頓先生發現,要能在競爭激烈的鑽石市場中脫穎而出是多高難度的成就。既然明白珠寶是他終生的志業,他開始透過另外一種管道購買更為容易入手的寶石 – 珠寶遺產拍賣。在1920年代中期,溫斯頓先生就取得了許多非常難能可貴的珠寶典藏,包括上流社會名媛瑞貝卡‧達令頓‧史督達德(Rebecca Darlington Stoddard)和阿拉貝拉‧杭廷頓(Arabella Huntington)的收藏。1930年,溫斯頓先生再度取得另一系列的著名收藏:「拉奇‧鮑德溫」(Lucky Baldwin)是一位從馬廄起家的礦業大亨,他共逾上千克拉的寶石的收藏中,包括一枚罕見的25克拉紅寶石。

報紙新聞照片,展示了一條收購的精美項鍊典藏
如此難得的寶石一世紀只可能在市場上見到一次。
- 海瑞‧溫斯頓先生
Image of The Stotesbury ring featuring a hexagonal-shaped Colombian emerald center stone weighing a total of 34.40 carats

「托茨布利祖母綠」(The Stotesbury )

在他取得鮑德溫(Baldwin)典藏後不久,他又購得另一件有故事的寶石,在彩色寶石領域再創新的成就 ——名為「托茨布利」(The Stotesbury )的一枚34.40克拉六角形哥倫比亞祖母綠。「托茨布利」的來歷顯赫,曾為著名藏家艾芙琳∙沃爾許∙麥克萊恩(Evalyn Walsh McLean)、費城名媛伊娃∙托茨布利(Eva Stotesbury)的收藏。因為寶石本質極為優良,又有無與倫比的重要性,在海瑞溫斯頓豐富的歷史上「托茨布利」這枚極富特色的彩色寶石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The Court of Jewels

「珠寶宮」

溫斯頓先生在成功的事業之餘,也一直渴望與全世界分享他對珍稀寶石的熱情。透過他豐富可觀的珍稀寶石收藏,溫斯頓得以與大眾分享的他熱情與知識,同時為當地的慈善機構籌募善款,並為華盛頓特區的史密森博物館建立國家寶石收藏(National Gem Collection) —— 至今許多他曾經擁有的重要作品還在博物館的永久典藏中展出。而這一切源自1949年,當溫斯頓先生展開全美巡展,與來自四面八方的大眾分享他最珍貴的收藏。這趟名為「珠寶宮」(The Court of Jewels)的巡迴展覽往返美國各大城市、甚至延伸到全球其他城市,每一站都為當地的慈善機構募款。「珠寶宮」為大眾提供了史無前例的機會,能夠接觸到全球最富盛名的珠寶典藏,包括「希望之鑽」(Hope)、「東方之星」(Star of the East)、曾為俄國女皇凱薩琳大帝(Catherine the Great )典藏的337.10克拉藍寶石、以及傳說曾屬於印度印多爾大公(Maharajah of Indore)的一條祖母綠項鍊。

「我們希望這將是一系列偉大典藏的核心,與傑出的藝術創作在博物館中一起展出。它就像是一幅偉大的畫作或雕塑。它不單獨屬於某一人;它屬於全人類。」 -- 埃德娜溫斯頓

史密森博物館

史密森博物館

海瑞溫斯頓與史密歲森博物館深厚的情誼始於1958年,從溫斯頓先生捐贈「希望之鑽」(Hope Diamond)開始。如今,與這著名的寶石一同展出的傑出海瑞溫斯頓珠寶,還包括一件鑲嵌30.92克拉黑色蛋白石的別緻孔雀胸針、一件鑲嵌195克拉鮮豔藍寶石的經典海瑞溫斯頓流蘇項鏈、一條鑲嵌58.74克拉緬甸紅寶石的手鏈、以及名為「伽沙拉」(Gachala)的一枚858克拉哥倫比亞祖母綠原石。史密森博物館的「海瑞溫斯頓寶石藝廊」(Harry Winston Gem Gallery)正是「鑽石之王」海瑞﹒溫斯頓先生及其熱情及展望的完美見⁠證。